彩票365登录

袁绍不只是知道孙坚再次战败了而且还知道是华

 韩当看了旁边的祖茂一眼,“大荣你保护主公突围,我和公覆还有德谋三人断后,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自己这边满打满算不过就两万人马,而华雄那儿就一万五六千人,赵岑那边儿更多,汜水关有驻军三万,如果赵岑都给拉过来,那这可就是大硬仗了。
 
    孙坚一咬牙,“大荣,我们走!”
 
    孙坚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逞英雄之时,要不最后整不好就会全军覆没,所以他和祖茂在程普和黄盖的掩护下终于是突围了出去。
 
    “孙坚休走!”
 
    赵岑喊着刚想追去,不过旁边黄盖的铁鞭袭来,喝道:“想对付我家主公,问问黄某手中的铁鞭!”
 
    赵岑不是黄盖的对手,十几个回合就退了下去,而此时程普对还在苦战的韩当说道:“义公快走,主公已经突围!”
 
    黄盖一看,韩当已经在华雄那儿快招架不住了,他也上去助阵,是边打边退,程普之后也上了,这回华雄真是吃力了,最后三人也不敢恋战,且战且退,结果终于是在士卒的掩护下安全地退走了。
 
 
    华雄还想策马去追赶,不过却被赵岑给拦住了,“华将军,穷寇勿追!”
 
    华雄明白,微微点点头,表示同意,想想确实是如此啊,不能再追下去了三国之刺客帝国。这次是己方有所准备,所以算是将计就计,但是这之后的优势可就算没有了,而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可就不一定了。
 
    “多谢赵守将提醒!”
 
    “华将军客气了!”
 
    而当华雄的捷报再一次地传到了雒阳的时候,董卓是哈哈大笑,然后还是召集了众人,说道:“华雄果然不负我望,孙文台这已是第二次失败了,此次我军可是差点儿就活捉这头‘江东猛虎’啊!各位觉得,此事是不是值得一庆?”
 
    李儒心说,主公如今把胜利看得太重,以前就算是有此胜利,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儿,召集了众将,大肆宣扬,然后还说什么“值得一庆”,这分明就不会发生。而这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大胜,也不过就是胜了个孙坚而已,要知道如今可还有那么多的人还都没有出手呢。
 
    “主公英明神武,用人有方,真是慧眼识英啊!”
 
    “就是,就是,主公慧眼,我等不及万一!”
 
    “主公圣明!”
 
    ……
 
    郭汜等人赶紧是一记记的马匹送上,把董卓怕得是哈哈大笑,真是爽透了。李儒心道,郭汜几人大本事没有,就知道在主公面前溜须拍马,如此主公早晚必受这所害啊。
 
    之后又出来几个也是跟着附和,而董卓又一次地嘉奖了华雄,无非又是赏赐了一堆财物。
 
    孙坚败走后,直接退回到了自己大营。在帐中,他此时是这个憋屈啊,输一次可以理解,自己有很多借口拿出来。但是自己如今都已经输了两次了,这让人知道了还不一定怎么笑话自己呢。而第一次有借口,那么第二次还有?而且要是真输给个什么名将名士自己也认了,但是就一个区区华雄,自己就失利了两次,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并且还有阵亡的士卒,那都是因为自己啊,因为自己,没能力把他们带回长沙了,自己对不住他们。
 
    休息完后,孙坚刚想去诸侯联军盟主袁绍那儿去请罪,结果士卒来报说有雒阳使者求见。
 
    孙坚一听,什么,雒阳使者!自己都输了华雄两次了,难道说这个雒阳使者是来看自己笑话的?不过他又一想,不可能啊,自己这才刚败了还没多久,雒阳使者怎么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所以他是早就出来的,而不是刚过来的。
 
    “让他进来吧!”
 
    孙坚一想,既然也不知道对方为何而来,那么索性就让他进来,看看对方要耍什么花样儿。自己还能怕他个使者不成,在华雄那儿败了,难道还能再让雒阳来的使者笑话吗。
 
    其实这个雒阳使者确实是董卓早就派出来的,当然也是不知道孙坚这又一次败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董卓也派了不少人,用来分化各路诸侯,挑拨离间等等,还有拉拢收买之类的,他也都没少用。但是却没有一个被他利用,被他收买的,最可气的是派去袁绍那儿的人,是直接让袁绍给打出来了。所以袁绍如此不给董卓面子,他又是诸侯联军的盟主,董卓一气之下就把他袁家都给咔嚓了。
 
    而这次来的使者,却是董卓派来拉拢孙坚的,因为他知道孙坚孙文台是个人才,虽然没指望着能为自己所用,但是却也不想和他成为敌人。
 
    使者被士卒带了进来,孙坚一看,好像有点儿印象,这人好像是董卓帐下的李肃啊,他怎么过来自己这儿了?而且他来了的话,那就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儿啊。
 
    李肃见到孙坚后微微一笑,见礼道:“肃见过孙将军!我家主公让肃带他问孙将军好!”
 
    孙坚冷哼了一声:“哼剑暖花凉!”
 
    如果要不是孙坚知道李肃不知道自己是刚刚败北的话,他还以为李肃是特意来看自己笑话的呢。不过即便不是如此,他也因为刚刚失败的原因,所以一看到李肃如此嘴脸,他心中就不爽,特别不爽。厌恶,非常之厌恶。
 
    李肃当然懂得察言观色,一看孙坚如此,心说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孙文台是厌恶自己,或者他不愿让自己来?不对啊,那样儿的话,这如今怎么又让自己进帐了?不过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李肃自然不会说出来,更不会表现出来什么异常,自己还得完成自己主公交给的任务,所以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
 
    “我家主公让肃前来,是要与将军商量一件大事!”
 
    孙坚把眼一瞪,心说能有什么大事?难道要游说自己,怎么可能,别说自己和董卓那样儿的人势不两立了,就算是自己中立,不去对付他,却也不可能去投靠他啊。
 
    “有何大事?快说!”
 
    “诺!”
 
    李肃此时心中是暗暗叫苦,心说自己主公怎么就让自己跑到孙文台这儿来了,本来这位的脾气就不好,而自己好像来得也不太是时候啊,这最后倒大霉的不还都是自己吗。看来自己得小心了,万分小心才行,要不一个整不好,没准就再也没好日子过了。是啊,小命儿要是都没了的话,那还谈什么好日子啊。
 
    “我家主公想与孙将军商量一件大喜事!我家主公有一女,如今年方二八,与孙将军大公子年纪正相当,所以主公就想与将军您……”
 
    如今孙策的年纪也十六岁了,确实和董卓女儿的年纪一样儿。而李肃的话刚说到这儿,孙坚就用手使劲儿把桌案一拍,“不必多说了,先生请自便吧!”
 
    李肃一听,说话的声音是戛然而止,他没想到孙坚居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还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个联姻的事儿也不是自己提的,那是主公自己想出来的啊,而自己就是个跑腿儿的,结果来孙坚这儿一趟还得担惊受怕的,早知道这样儿自己就不该来啊。
 
    “孙将军,这是……”
 
    孙坚把眼一瞪,“来人,送客!”
 
    说完,就不再看李肃,那意思很明显了,我什么都不听,你就赶紧滚吧。他李肃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再在这儿待下去了,但是却还是依旧对孙坚一抱拳:“如此,肃这便告辞了!”
 
    完事,李肃是转身就走,而此时他心中暗道,这今儿孙坚孙文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居然如此态度,真是不可理喻,不可理喻啊。这辈子自己再也不干这种事儿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而万一整不好再把小命儿真给搭进去,到时候可就赔大发了。
 
    不说李肃回雒阳,就说他走后,孙坚还在那儿生着气呢。心说董卓董仲颖啊,你真是打得如意算盘啊,让你的女儿嫁给我儿子,做梦,白日做梦,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收起你那儿些小心思吧,别再打我儿子的主意了,哼。
 
    孙坚帐中的动静惊动了程普他们,而程普就代表四人进了孙坚的大帐。
 
    “主公,刚才之人好像是董仲颖帐下的李肃吧!”
 
    孙坚点点头,“没错,正是此人!他是董仲颖派来和我结亲的!”
 
    程普点点头,“哦?是大公子?”
 
    “不错,正是策儿。董仲颖他打得好算盘啊,居然想用女儿嫁我儿子来拉拢我,可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程普明白,这事儿自己主公做得是一点儿都没错。李肃来此,董卓说是让他来结亲,但是己方知道是结亲,可其他的诸侯却不知道啊,所以他们还不一定会如何去想呢蛮匪。那么要是真让他在帐中待得时间长了,那么好说而不好听。所以主公把他给赶走,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就算自己大营有其他诸侯的眼线,也只是看到董卓派来的使者,是刚进到大帐,结果就被赶了出来。
 
    顿了顿,孙坚又道:“今日之危,全靠德谋了!这次是我之错,连累了全军将士!”
 
    说完,孙坚难掩心中的悲痛,此时都已写在他的脸上了。而他的心里也确实是不好受,就因为自己没听进去程普谏言,结果就导致了全军中了人家的埋伏,差点儿就都全军覆没了。
 
    “此次主公得以突围,普不敢居功,全赖将士用命,尤其公覆、义公和大荣他们,而且他们属下亦是损失惨重!”
 
    孙坚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个也早就统计出来了,这次一战,自己的人马还有不到四千,而其他四人手中每人也就不到两千人了,加在一起也就一万一千人左右。可谓是损失惨重啊,这都是自己的失误。这就是经验教训,而且还是个大的经验教训。
 
    “主公也不必自责,难道主公就没想过,为何华雄赵岑他们会对我军有所觉察?难道这事难道不是处处都透着蹊跷吗?”
 
    “这……”
 
    孙坚确实还没往这方面去想,因为自己光顾着自责了,而没去想这些东西。是啊,德谋的计策就自己和他们四个人知道,当然还有各路诸侯,但是怎么华雄和赵岑他们也知道了。
 
    “主公请想,就算是他们对我军的进军有所察觉,但是赵岑又从何而来,当时他可不是刚从汜水关内出兵的啊,而是早就在外埋伏好了,是就等着我们入瓮的!”
 
    孙坚再次一拍桌案,没错,就是如此。这是他们早就预谋好的,如果说之前自己还有些疑问的话,那么现在就再也没有了。华雄赵岑明显是埋伏好了在那儿等着自己,准备来个守株待兔,可到底是谁泄漏了自己要劫营之事,这个却是不得而知了。
 
    德谋、公覆、义公和大荣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知道的还有各路诸侯,也只能是他们了,但是会是谁呢。
 
    程普一笑,“看来主公也是想到了,其实属下也认为就是各路诸侯中的一人,只是不知道具体是谁罢了。不过主公是否记得,之前还有人在军中造谣生事?”
 
    孙坚闻言,眼前一亮,对啊,之前还出了这么个事儿呢,这也是各路诸侯中的一人做的,只是袁本初这个盟主也没查出来是谁做的罢了。
 
    “德谋之意是,两件事都是同一人所为?”
 
    程普轻轻点头,“不错,主公,天下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所以属下认为,两件事应该是同一人所为,就算不是,那么也是有联系的,比如说是两人合作!”
 
    孙坚使劲儿地又拍了一下桌案,怒目圆睁:“哼!谁敢打我孙文台的主意,别让我知道了,要不我定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程普追随孙坚多年了,他当然知道自己主公这真是动了真火了,谁也劝不了。
 
    孙坚问道:“不知德谋有何办法,能抓出此人来?”
 
    程普无奈,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摇了摇头,“主公,对此属下也没有什么主意!”
 
    孙坚无奈地叹了口气,“难道只能如此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却无有任何动作?”
 
    “主公,上次造谣之事就连袁本初这个盟主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可见其人隐藏之深。那么这次的事却比上次更加眼中,属下以为是不是可以先和袁本初说一下,看看他如何决断!”
 
    孙坚点点头,德谋所说不错,看来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
 
第三一四章 袁绍兵进汜水关
 
    孙坚在和程普又说了几句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而决定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亲自去找袁绍。毕竟袁绍他身为联军的盟主,有什么事儿都得让他知道才行,而这次的事儿更是得让他去处理。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如果袁绍他不闻不问也不管的话,那么他可就不配再当这个盟主了。想到了此处,孙坚就直接去找了袁绍。
 
    而此时袁绍的中军大帐,孙坚在此是见到了他。
 
    孙坚见到袁绍后,孙坚自然还是先请罪道:“盟主,坚与华雄一战又败了,实在是有负……”
 
    结果还没等孙坚把话说完,袁绍就直接插言道:“此事我已知晓,说来也不怪文台,只是却没想到那华雄与赵岑居然早已有所准备!”
 
    孙坚败北的消息自然是瞒不住诸侯联军的盟主袁绍,而且袁绍不只是知道孙坚再次战败了而且还知道是华雄和赵岑两人有所准备所以孙坚才大意中伏的而虽然孙坚战败此事他是要负责,但是归其根源来说,还是华雄和赵岑早有准备,而且孙坚之前所说的想法,那是经过了所有人都同意了的,所以他如今又败,也可以说大家都有点儿责任,袁绍确实不好处罚孙坚什么三界之子。
 
    因为他也知道,一定是自己这边儿有人走漏了消息,而孙坚这次又是损失惨重,这不一大早就跑到自己大帐中来了。袁绍他可不是傻子,他也知道孙坚的来意,绝对不会是单单来请罪那么简单的,还有些别的东西。
 
    一听袁绍所言,孙坚是双目圆睁,而且是双拳紧握,可见他的恨意多深。没错,他恨,一恨自己的大意轻敌,没有听程普的话,根本就没把华雄他们放在眼里。但是他最恨的还是那个出卖了自己在背后下手的人,如果说他只是在军中造谣生事,诋毁自己,那么只是那样儿的话,自己虽然也恨,但是未必就会对其深究。但是如今却因为他,而让自己带来的士卒死伤大半,这个仇却不能不报,只要找到幕后黑手,那么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
 
    “盟主,坚认为,此事定然是有人走漏了消息,所以才如此,还请盟主彻查此事!”
 
    袁绍闻言,他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唉,自己这个盟主看似好像风光无限,各路诸侯都叫自己声盟主,实则却也不好当啊。就说如今这内部的矛盾吧,自己就不能看着不管,可是上一次谣言的事儿,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没查出来,而这次事件又严重了,直接是在背后下黑手,出卖盟友啊。你说让孙坚遭逢如此失败,对诸侯联军有什么好处,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想的。
 
    “文台之心情,绍也可以理解!此时还请放心,绍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管怎么说,自己身为联军盟主,这个事儿是必须要答应下来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到底能不能查出来,那就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了。
 
    孙坚一听袁绍说的,他是赶紧施礼:“盟主如此,坚先代死去的士卒多谢盟主了!”
 
    袁绍叹了口气:“唉,文台啊,此事其实绍也有责任!身为联军盟主,却没想到内部居然出了个如此败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此事绍定当尽全力便是!”
 
    “多谢盟主,此事不在盟主,完全是那个败类的错!”
 
    孙坚不是傻子,他自己其实也分析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排除
 
版权所有:彩票365,365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