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365娱乐

已经慢慢没落他们的日越来越不好过而像我们这

  秦念的话,让我一时间哑口无言。她说的对,打赌的时候,我的确没提过不许对方用别的方法。
 
    柳晓晓见我俩谁也不让步,她立刻看着我,笑着说:
 
    “白风,打赌这种事,没必要太当真的!念念也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她要真能要你的舌头啊?”
 
    柳晓晓话还没等说完,秦念忽然打断她说:
 
    “晓晓,你错了!赌就是赌,输了就必须付出代价,我可没有闲心和他开什么玩笑……”
 
    秦念的话,让我心里更加窝火。她又转头看着我,冷冷的说道:
 
    “林白风,明天是我们约定的最后一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明天一过,盛世年华马上就会开业。我不可能看着晓晓的生意就这么耽误了。不过,这些事和你就没什么关系了。到时候你别忘了,带着你的这张贱嘴来找我,我想亲眼看看,你的舌头是怎么被割下来的……”
 
    秦念对我是冷酷无情,但对柳晓晓是真心的不错。明天一过,我输了,但她和黄可为也会通过关系,让盛世年华开业。
 
    但我心里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看着秦念,我冷笑一声,直接说道:
 
    “时间还没到,你怎么就能认定我肯定输呢?我告诉你,谁输还不一定呢!”
 
    说着,我站了起来,也不搭理两人,直接出了咖啡厅。
 
    其实我最后说的这几句话,完全是为了面子,死撑着说出来的。因为我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能让盛世年华,在明天开业。
 
    走出咖啡厅,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给阿汤打了电话,阿汤让我去他家楼下的餐厅找他,他早上就没吃饭,现在是连午饭一起吃了。
 
    我打车去了餐厅,一见阿汤,他就问我事情怎么样了?我把刚刚的事情,又和阿汤讲了一遍。阿汤一听完,他立刻撇着嘴说:
 
    “靠,姓秦的这女的不但狠,口味还挺重。她不会真要你的舌头吧?你说一个女的,她要你舌头干嘛?准备炒盘口条儿?”
 
    阿汤说着,他自己先笑了。我可没心情和他开玩笑,舌头不舌头的另说,就算是秦念不要,我以后也没脸出现在她面前了,更别说在盛世年华混了。
 
    阿汤见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吃了口菜,看着我又说:
 
    “我说白风,你不能因为这点儿事就怂了吧?你还记得大学时候,你带着咱们同学干的那些坑蒙拐骗的缺德事儿。那时候无论遇到什么事儿,也没见你怂过啊?”
 
    我知道,阿汤是在激励我,但我还是无奈的苦笑了下。毕竟时过境迁,现在的我,怎么可能和那个时候比呢?
 
    我点了支烟,抽了一大口。看着阿汤,我问他说:
 
    “阿汤,你主意多,帮我想想,这件事还有挽回的机会吗?”
 
    阿汤把筷子放下,他认真想了下,看着我又说道:
 
    “办法不是没有,但我估计咱们俩是做不到……”
 
    “什么办法?”
 
    阿汤的话,让我燃起了一丝希望。我马上看着他,着急的问说。
 
    阿汤回答道:
 
    “除非我们能找到市局的领导,只要市局的领导发话,分局的这些小领导,肯定立刻照办……”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要是能找到市局的领导,还何必这么费劲,又是威胁小姐,又是抓小混混的。
 
    阿汤也知道,他这个办法行不通。看着我,他又嘟囔了一句:
 
    “你说除了大领导,还有什么人,能让分局的领导给面子呢?”
 
    阿汤的话,让我们两个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抬头看了阿汤一眼,他也正看着我。我们两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媒体!”
 
    一般单位,都会给媒体几分面子的。因为好事,他们希望媒体帮忙宣传;坏事儿,他们希望媒体能帮压下来。尤其是党政机关,在媒体面前正面形象曝光越多,越能证明领导的成绩。
 
    虽然,我和阿汤并不认识什么媒体人。但现在来看,这是我能搬回赌局的唯一出路了。
 
    我和阿汤开始琢磨,下一步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我俩想的很细致,把能想到的细节,几乎都想到了。等确定我们的计划没有漏洞时,我们两人先去了银行,阿汤取了两万块钱后,又开车去了我们当地一家知名的报社。
 
    到了报社,我和阿汤并没有去新闻部找编辑和记者。而是直接去了广告部。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见我俩,他便客气的问说:
 
    “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按照事先的计划,这些事我都不说话。全由阿汤来和对方沟通。就见阿汤板着脸,一脸冷酷的看着小伙子,有些傲慢的说:
 
    “我们要见一下你们广告部的负责人!”
 
    阿汤说的很干脆,给人的感觉,似乎不想和这小伙子对话。
 
    小伙子打量着我们俩人,想猜测我俩的身份。虽然我现在没钱,穿的也都是从前的衣服。不过这些衣服,也都是名牌。阿汤更不用说,他虽然不是富二代,但家里条件一直不错。
 
    小伙子被我俩的架势震住了,他笑了下,小心翼翼的问说:
 
    “二位,如果你们要是想了解业务上的事情,我可以负责给二位解答……”
 
    我依旧冷漠的不说话。而阿汤皱了下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冷冷的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要见你们的负责人!我们这么大的广告投入,如果连负责人都见不到,我们是不可能谈的……”
 
    小伙子一听是个大单子,他立刻谄媚的笑着说:
 
    “二位,这面请,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们主任……”
 
    小伙子之所以这样客气,主要是因为现在的网络大环境下,传统媒体已经慢慢没落。他们的日子也是越来越不好过,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客户主动送上门,他肯定不敢怠慢。这是之前,我和阿汤就已经预料到的。
 
    小伙子带着我俩去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就见一张老板台后,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看来,她就应该是广告部的主任了。
 
 
版权所有:彩票365,365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